当前位置:说说网 > 心情 > 诗歌/随感 >

关于七夕情人节,我身边高尚的人-
栏目分类:诗歌/随感   发布日期:2019-07-25   浏览次数:

在这样的生命里,不要放弃 蔡爱军 “In this proud land we grew up strong, / we were wanted all along. / I was taught to fight, taught to win, / I never thought I could fail ...”, 每当听到这首由Willie Nelson 和Sinead O' Conner合唱的歌曲《
  在这样生命里,不要放弃
  
  蔡爱军
  
  “In this proud land we grew up strong, / we were wanted all along. / I was taught to fight, taught to win, / I never thought I could fail ...”, 每当听到这首由Willie Nelson 和Sinead O' Conner合唱的歌曲《 Don't Give Up 》, qq搞笑,,我都会心潮起伏,精神为之一振!这是美国乡村民谣老歌手Willie Nelson 于1993年发行专辑《Across The Borderline》中的一首歌,我应该是在1994年尾买到了这张专辑的原版打口磁带,然后1995年又买到了此专辑的原版打口CD,所幸的是都很完整,我也一直保存收藏至今!今年我又收集到了这首歌曲的原始版本,由Peter Gabriel 和Kate Bush于1986年合作原唱的《Don't Give Up》,但我还是更喜欢Willie Nelson 和Sinead O' Conner 合唱的这个翻唱版本!Willie Nelson 像是低沉吟诵的叙述,Sinead O' Conner? 犹如圣母般在耳边的反复叮咛,像江河的流水一层层推进,配器时而简单清新,时而复杂磅礴,让聆听的我忘却所有的忧伤和困苦,不觉之中感觉自己也要振臂一呼:——Don't Give Up ! 应该说这首歌陪伴了我12年,我希望它能够永远地陪伴我,也能够永远地陪伴所有忧伤的人们!
  下面是我创作完诗作《不要放弃》后于1999年1月27日写在诗后的附注,现摘录如下:
  附注:木艳自从去年(1997年)10月来信之后,一直没有了消息,后来朋友(即我现在的爱人同志)证实了我的猜测:他的女朋友今年七月(1998年)从中南财经大学毕业后回云南老家了,他自己办的厂子也不是很景气。我知道他的伤心,他只想自己默默地承担这些悲苦,又没有太多的欢乐与我分享,所以索性一下子封闭了心灵的窗口,不让我知道他胸中的忧......
  其实,我也曾经这样,甚至有时还支撑不住自己,但是不管怎么样,But however,挺一挺,hold on and go on ,那些如此艰难的日子也就挺过来了,就像现在,我在这里,我还能轻松地晃晃脑袋,耸耸肩儿,嘿哟,整个儿跟没事儿一般!又快到新年了,I'm here and you see, I have nothing to give him, just only this poem. I feel so sorry, but however, don't worry ! I hope it can encourage him, encourage myself and all the broken-hearted people !——Don't Give Up ! 'Cause you still have me now, you still have us ! 我只想对木艳兄弟说:哥们儿,站直喽!别他妈的趴下!——Don't Give Up ! ——是以为记,作于1999年1月27日,15:36分,Raining.于江苏省南京市龙潭镇。
  1999年6月我从南京回武汉后,阔别三年,我又与木艳兄弟见面了!我将这首写给他的诗《不要放弃》送还给了他,他抄录了下来,很是感动!真是不枉兄弟一场啊!今年年初,我们又相聚的时候,我就告诉木艳兄弟,等我将《我愿意》一文完稿之后,下一步想将我写给他的这首诗发表在崔健论坛上,以鼓舞朋友们!他说了一句话:“我一直期待着这一刻!”3月9号,在广西出差的他发了一个短消息过来:“今年对我又极具挑战性,我将在广州设点,并且会着力在此拓展业务,希望能有所发展。祝福我给我勇气和力量吧!”我想我能给予你什么呢?就像当初我在龙潭虎穴的南京一样,“I'm here and you see, I have nothing to give him, just only this poem !” 我只有这首诗送给你,给我的兄弟了!希望能继续给木艳兄弟你,你所需要的无边的勇气和巨大的力量!在此,我预祝你取得你想要的成功!永远都不要说放弃!!——Don't Give Up!!
  第一首诗《我从哪里来,我是什么,我要到哪里去》,我译成英文是“Where am I from , what am I and where shall I go ”,这应该是一个永恒的哲学命题, 让女孩感动的话,,我一直在思索这个命题,试图寻找出答案,只是这个答案如Bob Dylan歌唱的一样,“ The answer is blowing in the wind !”我将这个哲学命题化作了我的诗歌语言,并将这首诗歌献给我逝去了的母亲,和我自己!
  第二首诗《在这样的生命里》,我译成英文就是《 In This Life 》,灵感起源于Madonna在90年代初发行的《Exotic 》专辑里的一首歌《 In This Life》,Madonna 唱道:“In this life, / I love your most of all, / what's for? / 'Cause now you're gone, / And I have to ask myself, / What's for? / People passed by, / And I wonder who's next...”, 旋律非常优美!我们那时候接触欧美流行音乐,应该说最喜欢听的就是Madonna 和Michael Jackson, 还有The Carpenter, Roxette的歌曲!我以前唱得很全的,打口磁带里的歌,现在不听磁带了,生活忙碌了,也大都忘了。当时(1998年2月)恰逢海湾地区阴云密布,剑拔弩张,联合国秘书长安南受命于危难之际!愿世界能给和平一个机会!谨以此诗献给约翰.列侬和英国的黛安娜王妃!并鼓舞我自己!希望我在这样的生命里,“慢慢地一个人学会着平静 / 慢慢地说坚持着不要放弃”!
  无论生活怎么样, 白马飞飞观后感,,无论生命怎么样,如同江河的流水,走了一波,另一波马上会过来填平,了无痕迹;如同搭起的舞台,即使你赌气走了,肯定会有人来补上,因为戏终究是要不断地唱下去,让走了的你空留余恨!就像Willie Nelson 和Sinead O' Conner 所合唱的:“Got to walk out of here, / I can't take any more. / Going to stand on that bridge, / Keep my eyes down below./ Whatever may come, /? And whatever may go, / That river's flowing, / That river's flowing...”所以说,在这样的生命里,我和我们都不应该也不要放弃!即使你再支撑不住,你想一想,也许你再挺一挺,也就过去了,难道不是?!生活还是会继续,明天终究会来临,相信新的一天应该是个新的开始!——我说这些,鼓舞别人的同时,其实,也是在鼓舞我自己!应该说,是音乐,是好的可以称作永恒的音乐,在我的生命旅程里,给予了我很大的力量!记得1989年,1990年,1991年,那个时候我非常反叛,也非常迷茫,是崔健大哥的摇滚音乐给了我无穷的力量!特别是《花房姑娘》和《投机份子》这两首歌,我经常一个人走在路上一个人引哼高歌!那时的我,心情非常烦躁,因为“忧国忧民”,晚上睡不着,于是我就戴上耳机聆听崔健的磁带,听着听着,我就平静了,我就睡着了!真的是这样!我反而听温暖的轻音乐的话,还无法入睡,只有听崔健的有思想的深刻的摇滚音乐,像在与大哥进行心灵深处的深切交流一样, 普希金的爱情诗,,我立刻舒坦了!所以,感谢崔健大哥!他不仅是一个歌者,更是一位思想者!感谢Willie Nelson和Sinead O' Conner ! 感谢Madonna ! 感谢John Lennon ! 感谢所以曾经并将永远鼓舞我的这些伟大的歌者!生命的每一天,都可能会有不可预期的事情发生,什么是未来?我的理解是,因为是未可预知地来,所以我也会和别人一样有时显得不知所措,也会焦灼不安,但终究一切都会慢慢地过去,我也一定不要放弃!——Don't Give Up!!
  是啊,“——不要放弃!!/ 你可听见了我心灵呼喊的声音/ 就让一切都慢慢地成为那过去/ 你还能握住我的手如果你愿意”,“——不要放弃!!/ 你可看见了我一路奔跑的身影/ 来吧和我一起追逐流逝的彩云/ 相信明天它们还会悄悄地来临”!(作于2006年3月31日22:53分于一网吧里。)
  
  
  
  我从哪里来,我是什么,我要到哪里去
  
  蔡爱军
  
  
  在很小的时候
  我就轻轻地问妈妈
  ——我从哪里来
  我是什么
  我要到哪里去
  
  妈妈总将我搂在怀里
  轻轻地对我说——
  你从泥土中来
  你是我的最爱
  你要到泥土中去
  
  ——当稻花香了
  妈妈却说她要离开
  我握住她冰冷的手要她醒来
  要她看看哭成泪人儿的我呀
  在问泥土怎么会散作了尘埃
  
  慢慢地长大了
  我就默默地问老师
  ——我从哪里来
  我是什么
  我要到哪里去
  
  老师总将我牵到海边
  默默地对我说——
  你从浪涛中来
  你是辽阔的海
  你要到浪涛中去
  
  ——当暴雨来临
  老师却说我要忍耐
  我冲动的心啊还是不太明白
  还不小心丢失了未系的鞋带
  于是我寻找却见浪涛的伤怀
  
  每到夜色沉寂
  我就深深地问自己
  ——我从哪里来
  我是什么
  我要到哪里去
  
  朦胧中有个飘忽的声音
  深深地对我说——
  你从微风中来
  你是梦的色彩
  你要到微风中去
  
  ——当晨雾散尽
  我却还在这里徘徊
  我怎么啊还是这样一个孤独的存在
  我怎么还看不到梦里浮现出的女孩
  看不到微风里谁会来为我一生等待
  
  谁会来为我抹去所有抹不去的悲哀
  谁会来为我作出我已作不出的安排
  ——我从哪里来
  我是什么
  我要到哪里去
  
  灵感涌至初急草于1999年1月4日 21:36分
  于江苏省南京市龙潭镇,快回家喽!!
  再草于1999年1月4日 22:26分静夜难眠
  初作于1999年1月5日 07:16分清晨之际
  略改且初定稿于1999年1月5日 09:56分
  略改No.9, No.10小节且最后定稿于2006年
  3月31日 09:32分于商场柜台
  谨以此诗献给我母亲和我自己。
  
  
  
  在这样的生命里
  
  蔡爱军
  
  
  ——在这样的生命里
  谁会拥有像我这样的伤心
  看着一切就要这样地远去
  只有我还挺着孤傲的身躯
  默默地一个人在这里站立
  默默地说嘿嘿嘿别再哭泣
  
  
  ——在这样的生命里
  谁会触摸像我这样的心灵
  想着青春就要这样地逝去
  只有我还守着麦田的叶绿
  慢慢地一个人学会着平静
  慢慢地说坚持着不要放弃
  
  ——在这样的生命里
  谁会拥有我们这样的伤心
  看着他们就这样地扑灭了生命的灯
  只有我们还在日复一日地赶着路程
  罪恶的子弹为什么会射中他的胸膛
  John是否还在天堂安慰着我们Let It Be
  
  ——在这样的生命里
  谁会触摸我们这样的心灵
  望着梦想就这样地一个个随风飘去
  只有我们还在守侯着这残存的废墟
  灾难中消失的为什么会是她的脸庞
  Diana是否知道我们不忍将风中之烛吹熄
  
  ——在这样的生命里
  利物浦的男孩啊爱不是好玩的游戏
  迷茫的我们等待你揭示摇滚的真谛
  英格兰的玫瑰啊你会是在哪里叹息
  泪水洒落的深处可是你无边的恩赐
  在这样如此微弱而又渺然的生命里
  
  什么时候才能驱散这死亡的阴影
  什么时候才能不再有炮火的轰鸣
  当我们的世界归于一片祥和安宁
  只有嘀嗒嘀嗒清脆的钟声轻轻地
  将我们从沉睡的梦中轻轻地唤醒
  告诉我们起来吧这又是一个黎明
  
  ——在这样的生命里!
  (Give peace a chance that all we are saying ,
  Hold me tight ,——John, you can see I'm cry--crying .
  Good--bye, England's rose, close your eyes praying ,
  We must carry on and go on ,——Diana, in this life,
  We must keep the candle in the wind fire--firing. )
  
  灵感涌至急草于1998年2月27日 10:00分于江苏
  省南京市龙潭镇。海湾危机大致解去,No War!
  初作于1998年2月27日 12:30分 星期五 In This Life !
  初改于1998年2月27日 13:45分 To John Lennon.
  略改于1998年2月27日 16:12分 To Princess Diana.
  再略改No.1,No.2, No.5小节且最后定稿于2006年3月
  31日 09:13分于商场 To myself.
  
  
  
  不要放弃
  
  ——给木艳兄弟(和我自己及所有
  悲伤的人们)
  蔡爱军
  
  你总是说岁月无情
  留不下过去的一丝痕迹
  你总是说流水有声
  却涌向那渺茫茫的天际
  
  你总是说尘世繁华
  留不住青春的万般美丽
  你总是说草长莺飞
  却有人在孤单单地飘零
  
  轻轻的你啊,不要放弃
  想想吧我呢我还在这里
  我总是能够支撑住自己
  你还会有什么承受不起
  
  轻轻的你啊,不要放弃
  我要你鼓起所有的勇气
  青色山岗绕着欢快小溪
  它们可不愿你这样分离
  
  你总是说爱已走远
  不会有人了来将她代替
  你总是说掏出真心
  却被她冷冷丢失在风底
  
  你总是说来来去去
  不想演这一出难演的戏
  你总是说恍恍惚惚
  不知灵魂附着谁的肉体
  
  轻轻的你啊,不要放弃
  不要想那些太多的道理
  活着本身就是如此美丽
  你可知道落叶为何悲戚
  
  轻轻的你啊,不要放弃
  不要将风中的蜡烛吹熄
  至少你还有我站在这里
  还有你脚下沉默的大地
  
  ——不要放弃!!
  你可听见了我心灵呼喊的声音
  就让一切都慢慢地成为那过去
  你还能握住我的手如果你愿意
  
  ——不要放弃!!
  你可看见了我一路奔跑的身影
  来吧和我一起追逐流逝的彩云
  相信明天它们还会悄悄地来临
  
  ——不要放弃!!
  
  
  灵感涌至初急草于1998年12月1日 07:09分 于江苏
  省南京市龙潭镇。星期二 Don't Give Up!
  再急草于1998年12月1日 10:26分 I Shall Be Free!
  初作于1998年12月1日 12:26分 ---给木艳兄弟
  二略改且初定稿于1998年12月1日 22:56分深夜难眠
  之际于南京市龙潭镇 ——给我自己To Myself!
  最后略改No.9, No.10, No.11 三小节且最后定稿于
  2006年3月31日 09:49分于商场柜台 ——给所
  有悲伤的人们
  [此贴子已经被作者于2006-4-11 19:26:46编辑过]
Copyright 2002-2019 说说网 版权所有     
说说 心情 日志 语录 诗歌